Facing the Eye of the Needle 面對針眼 (by Otto Scharmer奧圖.夏默博士)

為了支持更多使用繁體中文的朋友,認識U型理論以及U型變革對於時代的影響有更深的理解,我們翻譯了2021年3月31日由麻省理工學院暨自然流現研究院聯合創始人奧圖.夏默博士(Dr. Otto Scharmer)所發表的文章:Facing the Eye of the Needle.

在古耶路撒冷有一扇稱之為針眼的門,它非常的窄,當滿載貨物的駱駝接近它的時候,所有的包裹都必須先被卸除後,這樣駱駝才能通過。提到在當時那個著名形象時,耶穌說:「駱駝穿過針眼,比財主進入神的國還容易呢。」

這是我看到長賜輪(Ever Given)被困在蘇伊士運河時腦中浮現的畫面。這艘輪船滿載著貨櫃正要從亞洲駛向歐洲和北美,有大約400多艘船為了等待通過這條運河因而交通大堵塞。

根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報導,一位已經觀察長賜號(Ever Given)好幾天的村民,他問道:“為什麼他們不卸下其中的一個貨櫃,也許它可以養活我們這個小鎮。”

概括而論,這不就是我們全球的困境嗎?

長賜輪(Ever Given)的畫面—需要卸載貨物以擺脫困境—代表著當今富裕國家和西方文明體現集體障礙的一個縮影:守住現有的東西,拒絕分享給在社會鴻溝另一邊的人們。

— 與北營(已開發國家)以公平的方式分享獲得COVID疫苗的機會‎;
— ‎ 兌現資金承諾來幫助南營(開發中國家)調適氣候危機‎;
— ‎ 解決關於大規模移民遷移到北方的根本原因。‎

面對針眼 (視覺創作:凱葳.博德)

在這三種情況下,共享資源的理由不僅僅只是道德上的當務之急;也是系統性的至關重要,正如我們過去一年從我們的主要系統思考老師那裡學到的:COVID大流行。保護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保護你的鄰居。如果你把所有的疫苗都留給自己,那麼你很可能會受到快速傳播的病毒的下一次變異襲擊(就像是今天巴西的P1變種,或者明天更糟的事情),這可能會使你之前所有的疫苗接種工作無效。‎

如果你把所有的經濟資源留給自己,那麼你很可能會面對來自遭受結構性暴力和氣候變遷難以忍受後果的國家的大規模移民浪潮的衝擊。如果你認為你可以通過單純的專注在北方國家的科技資金,研發來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而且在本世紀剩下的時間裡,你從未見過任何氣候模擬模型,那麼這會很快地讓你被說服。‎

升級我們的社會操作系統

‎例如,考慮智慧財產權(intellecutal property,簡稱:IP)制度,這導致大多數國家和大多數人‎‎無法獲得‎‎疫苗(如果智慧財產權旨在最大限度的積極發揮社會影響,疫苗是可以獲得的)。大多數人也無法獲得經濟去碳(decarbonizing)的關鍵技術,也‎‎無法獲得‎‎可能實現的全球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的資源。假如這些資源廣泛可用,各國可以升級他們的學習和綠色技術基礎設施,並在整個範圍內能用氣候正義原則。‎

全副武裝—卻束手無策‎

‎雖然擱淺的‎‎「長賜輪」‎‎的形象可以被看作是當今大多數富裕國家內在狀況的外在體現,但另一幅也印在我腦海裡的畫面反映了另一個根深蒂固的問題,這個問題最近已經上升到了我們新聞週期的最重要位置。‎

‎我說的是1月6日對美國國會大廈的襲擊。展開那個事件,我們看到了什麼?‎

1月6日,世界上最強大—它的國防預算比‎‎其後10個國家的總‎‎和還高的軍事強國—面對數百名從其盲點出現的反對分子,卻是完全的無能為力:由當時在白宮內居住者所點燃的白人至上的國內恐怖主義。

長賜輪的困境和國會的暴動,是作為我們當前集體現況的兩種危重症候群的體現。‎

首先:我們因為固守過去的模式,拒絕放下那些有效阻止我們前進從而破壞了我們自己的系統。‎

第二:我們學習和回應能力被一種思維模式所削弱,這種思維模式只會在我們自身和我們自身系統以外找到問題的根源,使我們對於來自身盲點所引發的所有問題視而不見。‎

‎我們知道,我們生活在一個地球告急的時代,許多研究和報告都描述了這一點——最近的一次是‎‎2020年人類發展報告‎‎。氣候不穩定,兩極分化和不平等程度令人驚心,心理健康問題在各社區猖獗蔓延。報告指出,科學家最近討論關於地球是否進入了一個新的地質世(geological epoch),稱為人類世(Anthropocene)。這個時代的決定性特徵是,所有這些問題的根本原因和對我們物種生存的主要威脅‎‎是我們‎自己,‎‎我們自己的行為。‎

我們如何透過應用系統思考來學習照見集體的鏡子?我們如何學習觀察到我們自身的行為是影響著整體?我們怎樣才能將我們系統中的主導思維從自我系統轉變為生態系統意識?‎

作為麻省理工學院的一名行動研究學者,我在過去25年中通過‎‎實踐實驗來‎‎研究這些問題。我學到的是,為了改變系統,你需要改變這些系統中人們的意識。為了做到這一點,你需要使系統感知並看到‎它們‎自己‎‎。‎

以放下為前導...‎

構建這些類型的深度學習基礎設施是在人類世時代引領‎‎變革改變‎‎的關鍵先決條件。如果我們不廣泛投資於每個人的福祉,如果我們不照亮我們的盲點,改變我們的一些舊陰影——包括白人至上主義的陰影——我們將繼續陷入這些針眼不斷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境地。在金錢方面:我們需要把我們的財政資源從一個我們擁有太多(投機性賭場資本主義)的地方重新分配到另一個我們擁有太少(我們的生態、社會和文化公地)的地方。‎

正如前往耶路撒冷的旅者,為了通過大門而學會卸下他們的駱駝所肩負的貨物一樣,我們作為公民、變革者和人類世的領袖,需要學習如何通過‎‎放下‎(letting go)和‎‎接納(letting come)來‎‎促進各階層的變革規模:就個人、我們的組織以及我們整個社會的層面。以放下為先導?放下什麼?放下那些已經過時無用的行為。

‎隨著我們繼續進入人類世時代的旅程,我們將繼續面對在各個層面那些針眼的情況。我們知道,跨越這些門檻並不容易。但我們也知道,我們能做到,因為放下的地方實際上是充滿可能的地方:接納的地方。‎

正如德國詩人腓特烈·賀德林(Friedrich Hölderlin)所言:‎

危機也是救贖力量升起之處。

"救贖力量"不是遙遠的夢想。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未來的可能性,整個星球上的許多人可以感覺到和感受到這一刻。這種可能性取決於我們的表現。我們注意到了嗎?‎

如果您希望探索這些操作的方法,並重新想像我們前進的道路,請考慮加入我們即將‎‎到來的 GAIA 會議‎‎。‎

我要感謝凱葳。博德所創作的視覺,感謝Rachel Hentsch, Antoinette Klatzky 以及Eva Pomeroy對於初稿的評論。‎

繁體中文翻譯:Crystal C.Y. Huang 審校:Jayce Pei Yu Lee

特別聲明:為尊重文章原創作者,原始譯者及志願群創作權,未經原始譯者同意請勿任意節錄或擅自修改,如需轉載請先獲得同意並明確註明文章出處以幫助讀者回溯源頭。

As a Coach & Facilitator, focus on promoting Theory U, Futures Thinking & Scribing, in order to support people to design a better future.